关注校园生活,传播校园文化 —— 相思湖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文悦星空 时光剪影 红楼新语王熙凤(原创)
红楼新语王熙凤(原创)
来源:17级汉语国际教育印尼班何颖      发布时间:2017-12-18 20:08      浏览:303      字体:    
摘要 :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凡鸟”指凤,点其名,有一画与诗相配,画中的冰山,喻指王熙凤乃冷血美人,也暗指她独揽大权的地位是难以持久的。比起此诗,我更喜欢《聪明累》这曲子,此曲曲名语出北宋苏轼的《洗儿》一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凡鸟”指凤,点其名,有一画与诗相配,画中的冰山,喻指王熙凤乃冷血美人,也暗指她独揽大权的地位是难以持久的。比起此诗,我更喜欢《聪明累》这曲子,此曲曲名语出北宋苏轼的《洗儿》一诗: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聪明累”换言之就是能者多劳,智者多虑,在我看来,有时还真不如“傻人有傻福”呢!



    正如书上所介绍的,王熙凤不仅聪明,而且还是个大美人呢,长着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的穿着总是极尽雍容华贵,就连贾瑞见了凤姐都起了非分之想,想是凤姐的魅力难以抗拒。对于“凤姐毒设相思局”这一观点,我不以为然。其一,凤姐体格风骚,天生丽质,贾瑞于宁国府家宴上见之起淫心,是贾瑞自己道德败坏,素质低下所酿成的悲剧,凤姐的拒绝纯属正当防卫,主动性在贾瑞,而不在凤姐。其二,凤姐哄他到西边穿堂儿等她,原意只是想让他挨一夜冻,让他自个儿心知肚明,并无心致其死亡。谁想贾瑞吃亏了不算,被贾代儒教训了不说,还不甘心地去找凤姐,真是愚蠢至极!他的悲剧是他自作自受。其三,凤姐听到贾瑞再次来找她,“此时贾瑞邪心未改,再不想凤姐捉弄他。”“捉弄”就是开玩笑的意思。这一次,贾瑞被贾蔷坑了五十两银子,还被泼了粪,回去便一病不起,最后由于痴迷凤姐,正照风月宝鉴而死,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因此,用此情节来评定凤姐心狠手辣是不足为据的。相反,我更看到了她应付自如,善于周旋的巧劲儿。


    她的精明能干倒是众所周知的,她高居于贾府几百口人的管家宝座上,口才与威势是她的武器。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对权力与财富充满了欲望。在“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力宁国府”中,宁国府在凤姐的协理下,各人各司其职,人人被吩咐得井井有条,把秦可卿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弄权铁槛寺”她真的是为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而逼得张家女儿与其情郎双双自尽吗?当老尼趁着凤姐儿休息的时间空隙向她求助时,凤姐听了这话笑道:“这事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管这样的事!”首先,这老尼“趁机”说,说明老尼的此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显的别有企图。其次,倘若凤姐真为了银子而为,那她理应在一开始就应了老尼,可是她没有。老尼道:“太太不管,奶奶可以主张了。”显然老尼是做足了功课,知当今荣国府管实事儿的已易主,否则她怎么不去找太太,直接瞄准了凤姐儿。凤姐道:“我也不等银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凤姐第二次直接拒绝了,逼得老尼只好拿出最后的王牌——激将法:“虽说如此,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凤姐听了这话便发了兴头:“你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就行。”我们可以看到,凤姐是为了自己争口气,她是精明能干的人儿,岂容得别人这样说她没能耐?种种迹象表明,在此情节中,她的初衷不是那银子,与其说她为财,倒不如说她要强,女强人嘛,要强也正常。


    她最擅长揣测对方的心思,察言观色。在“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最能体现。刑夫人叫王熙凤商议一下贾赫看中贾母房内鸳鸯一事,凤姐原给了一套说辞,刑夫人便冷笑道:“大家子三房四妾的也多,偏咱们就使不得?我劝了也未必依。”凤姐知刑夫人禀性愚弱,只知承顺贾赫以自保,忙赔笑道:“太太这话说的极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邢夫人见她这般说,便又喜欢起来。凤姐继续:“到底是太太有智谋,这事千妥万妥,别说是鸳鸯,凭她是谁,哪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放着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呢!”其实凤姐知道鸳鸯素昔是个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可她如此说却能迎合邢夫人的胃口,其口之巧,心之慧,察之细,道之全不亚于宝钗,甚至比薛宝钗更胜一筹。



    再谈“逼死尤二姐”之说,在我看来,她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早在之前贾琏与鲍二媳妇私通后一天,凤姐在窗外闻知便立马失去了往日里的从容,立刻冲了进去指着他们破口大骂。怎么贾瑞调戏她时,她能步步为营,一到贾琏身上就大失方寸了了呢?因为情。就一次偷腥,就惹得凤姐撒泼了,说明凤姐吃醋了。这一回很有意思,叫“变生不测凤姐泼醋”,顿时觉得凤姐活泼俏皮了。所以,对于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更加醋意大发,你说你在外面沾了野花也就算了,还给娶了,建立起长期稳定的关系了,换谁谁受得了啊?凤姐千防万防,时前还说着玩笑话:“他要真有什么东西,哪里就叫咱们搜着。”果然,贾琏给她玩了一出金屋藏娇。凭她的手段,尤二姐确是在劫难逃,不过话说回来尤二姐的死也不完全是凤姐导致的,况且凤姐的动机也是为了情。


    凤姐对府里的妯娌、叔侄、小姐、公子哥们等都是很爱护的。贾蔷来借玻璃炕屏,她虽有刁难,但也终究是借了;宝玉、探春的海棠诗社需要资金,她也投了;螃蟹宴同丫鬟们嬉笑打闹,她也疯了;在秦可卿的棺木前,她还哭了......


    虽然她手段极多,心眼极密;虽然她善于弄权,控制别人;虽然她贪婪,可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人性本就是复杂的,人心本就是善变的,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且在那个时代,那样险恶的环境,真真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她所做的,无非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像她这样精明的人都难逃噩运,更加显示出那个时代衰亡的必然。

责任编辑 : 施抒晨

相关阅读: